您现在的位置: 南平机关党建 >> 党建 >> 反腐倡廉 >> 警钟长鸣 >> 正文
小吏小权小贪腐 权钱交易毁前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小吏小权小贪腐 权钱交易毁前程
副标题:——顺昌县卫生监督所公共管理科原负责人黄永军贪腐案剖析
作者:顺昌县纪… 文章来源:转载自大武夷清风网 点击数:3918 更新时间:2015/5/27 15:15:48

黄永军,70后,中共党员,大学生。永军,一个多么富有进取意义的名字,大概是父母希望儿子能在为社会服务中永远进军而取其名。然而,他没有象父母希望的——永远进军,而仅在风华正茂的不惑之年,在县卫生监督所公共管理科任职4年中撤军掉队,毁了前程,误了人生……

令人羡慕的职业

黄永军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读于福建医学院。毕业后被分配到顺昌县洋口镇卫生院,成为一名乡村医生。那时的黄永军朝气蓬勃,满腔热血,工作上认真负责,业务上努力钻研,得到了院领导和广大患者的一致好评。2005年,黄永军参加了全县卫生系统公开竞聘选拔,以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,成为县卫生监督所的一名监督员。3年后,更是被委以公共管理科负责人的重任。此时的黄永军,头顶大盖帽,身着白制服,阳光下的帽徽和肩章闪闪发亮,配上乌黑透亮的皮鞋,显得格外英姿飒爽,俨然一名海军军官的威势。他每每带队穿街入巷检查工作时,总会引来群众羡慕而敬畏的目光。呵,一个多么令人羡慕的职业。

初品权力的滋味

黄永军,虽然是在20097月被任命顺昌县卫生监督所公共管理科负责人,可实际上在2008年的7月就开始行使该科职权了。手握检查与处罚卫生状况权力的他,身着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监督”制服,威风凛凛,得意地笑容时常溢于言表。在风光的外表下,他开始飘飘然起来;在权力的诱惑前,他渐渐忘记自己的使命,没有守住廉政戒贪这一红线,而是滋生了贪腐的念头。一股贪欲的暗流在心中蠢蠢涌动,一个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:将手中的权力“兑现”,让自己富起来,这才是硬道理。他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20088月的一天,黄永军带队到顺昌双溪街道某旅社检查卫生情况。“老板是谁?在哪里?”黄永军傲慢地高声质问。“是我,是我,老板不敢当,我姓赖,旅社是我开的”,“你这里的卫生情况很差,不达标,按规定不但要整改还要处以罚款”。“是,是,我明天就整改”。就在黄永军即将离开之际,赖老板偷偷地塞给他一张卡片。黄永军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——那是一张价值100元人民币的超市购物卡。黄永军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奥秘,在片刻地犹豫后,他便撤出了全部人马。

在这次初使权力中,虽然收获甚少,但黄永军第一次品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,勾画了他钱权交易的雏形,引诱他一步一步走向贪腐的深渊。

小贿小赂中敛财

黄永军贪腐的一个特点,就是每笔金额数都很小。小到100元,大的也不过1000元。这与当今诸多落马大贪、巨贪相比,不过是沧海一粟、九牛一毛。然而,也正是这个特点,促成了黄永军受贿敛财的另一个特点,即小贿小赂来者不拒,且乐行其道,这就形成了他“小吏、小权、小贪腐”的堕落特征。

——200元购物卡

20129月,在对本县洋口镇马某开设的牙科诊所卫生情况检查中,黄永军发现该诊所未取得《执业许可证》,属无证行医。根据有关处理规定,应暂扣当事人医疗器械并处罚金。然而,该所老板马某私下约见了黄永军,并塞给了他一张面值为200元的超市购物卡,要求其给予“关照关照”。黄永军在得到“好处”后,果然给马某大开绿灯。此后,马某的《执业许可证》照样未取得,可生意照做。

——500元现金,2包中华香烟

20128月,黄永军带队对本县岚下乡吴某牙科诊所进行卫生情况检查。发现吴某开办的牙科该诊所未取得《执业许可证》,属无证行医。第二天,吴某进城找到了黄永军的办公室,将500元现金和2包中华香烟塞进黄永军办公桌抽屉……事后,吴某违法经营的红灯再次关闭,绿灯再次开启。

——1000元红包

20117月,黄永军带队对顺昌城区私人诊所进行卫生检查,发现廖某开设的口腔诊所仍属无证行医。为了让自己无证行医的生意能继续维持下去,廖某将黄永军约到三优街一偏僻处,将一个厚实的红包塞到了黄永军口袋中。黄永军感到口袋微微一沉,知道数目不小,顿时心情大悦,满面和气道:“好说,好说,你回去吧”。回到住处后,黄永军打开红包一数,百元大钞足足有10张。这笔钱对小权小贪的他来说,已是颇为丰厚了,满足了其“小贿小赂来者不拒”的贪腐心理。

——毫厘必争,利用职便夺民利

201111月的一天, 黄永军经人介绍结识了正在经营生物醇油生意的吴老板。在一次闲聊中,黄永军从吴老板口中得知目前生物醇油生意前景良好,利润可观。在贪欲的鼓动下,黄永军寻思:何不投资入股参与这门子生意呢?一番谋划后,黄永军再次找到吴老板,要求与所里驾驶员陈某各出1万元入股参与生物醇油生意的经营。尽管吴老板心中一百个不愿意,但惧于黄永军卫生监督执法者的身份,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要求。数月后,黄永军从吴老板的手中接过了一纸包,那是8000元股份红利。看着手中厚厚的一叠人民币,黄永军利用职便入股参股的胃口也随之大开,拉开了接二连三的“从商”序幕。

20128月,黄永军从吴老板的生意中撤资,邀请监督所办公室主任李某、驾驶员陈某和社会闲散人员林某各出资2.5万元经营生物醇油生意,获利4000元。

20129月,黄永军邀请卫生监督所所长刘某、驾驶员陈某各出资1万元,强行参与双溪街道建光社区卫生服务站负责人连某的“三利”药品经营生意,获利2500元……

深陷泥潭的代价

纵观黄永军的整个堕落轨迹,都只不过是小贪、小赂,但是,他的权力观并非显得小。在一系列贪腐的案例中,不难看出在他心中守住的,其实是地地道道的“权钱交易”的陈规腐律。正如群众反映的,无送礼的,开红灯,不给关照;有送礼的,开绿灯,方给关照。黄永军在小吏、小权面前,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自律精神和戒贪原则,事事皆贪,屡收屡受。

古语云:“民不容贪,法不护腐”,又云:“不自重者取辱,不自律者招祸”。20133月的一天,一封诉状投到了顺昌县纪委,控诉黄永军种种不法行为,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党政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,民愤极大,影响极坏。2013320日顺昌县纪委决定对黄永军实施“两规”立案调查,从而揭开了其诸多违纪违法事实的面纱:黄永军在公共管理科的4年里多次收受他人钱物,共计5200元,构成国家工作人员受贿错误;利用职务便利强行入股经商办企业,违纪所得14500元,构成违反规定经商办企业错误。最终,黄永军的政治生涯也为此刻上耻辱的烙印:留党察看、免去县卫生监督所公共管理科负责人职务、收缴违纪所得。

此时,黄永军年仅43岁,任科负责人时间仅4年零3个月;此刻,黄永军洁白的制服已然尘埃累累,帽徽与肩章早已黯然失色……

发人深省的思考

诚然,在黄永军贪腐案件中,没有巨额的侵吞,也没有“耀眼”的事件。归根到底,他只是一介小吏者,一名小权者。然而,正是这样一名“小官”,却能够肆无忌惮地挥舞手中的“权杖”,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,不能不引起我们痛定思痛地深思:

一是事实证明,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论断的正确性。黄永军案件警示着人们,在反腐拒变的各项决策中,应深刻领会“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”古训的涵义。不能单讲大案要案,不能单查大案要案,而必须标本兼治、大小并举、大处着手、小处着眼,防患于未然。唯有如此,才能保证我党这棵苍天大树干、枝、花、叶、芽等处处青春焕发,万古长青。

二是告诉广大党政干部这样一个道理:“水深能亡身,水浅亦亡人”。也就是说,不要认为只有手中权力大的人才有可能、有机会犯错犯罪,小权者同样有可能、有机会犯错犯罪,甚至会为此毁掉一生。作为掌权者,不论权力大小,都必须守住清廉戒贪这一红线。

三是要弄清掌权者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源于何处。树立良好的形象,赢得人民的口碑,不在于你做了多大的贡献,而在于你是否真正胸怀一颗为人民群众服务的热心,想群众之所想,急群众之所急。当然,更不能有“吃、拿、卡、要”的掠索之行,这是人民群众极为敏感的行为,也是影响党政干部形象评价的重要因素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版权所有:中共南平市委市直机关工作委员会  设计:元九网络